主页 > S生活家 >【YouTuber文化论】呱吉、志祺都中枪的黄标事件到底是啥 >

【YouTuber文化论】呱吉、志祺都中枪的黄标事件到底是啥

2020-06-12 来源:S生活家   |   浏览(514)
【YouTuber文化论】呱吉、志祺都中枪的黄标事件到底是啥

YouTube 在 2017 年 3 月底启动了「去收益化〈demonetized〉」政策,同年 4 月 6 日发布「守护合作伙伴计划」的公告。根据 YouTube 宣称,这项计画目地于在于防止出现更多有争议性,或是负面影响的内容。而近期内这两个策略「动的很厉害」,国内外许多创作者都遭到 YouTube 大幅度去收益化的通知、处理。

社群机制从不为了产出优质内容,广告商的感受才是关键

PewDiePie 的犹太事件一般被认为是这件事情的肇因,但从受到影响的案例来看,此项机制真的使平台内容开始变得良好优质吗?未必。

【YouTuber文化论】呱吉、志祺都中枪的黄标事件到底是啥
PewDiePie 的犹太事件一般被认为是这件事情的肇因。

事实上过去几年,由知名 YouTuber 争议事件导致的后面一连串 YouTube 更改分润机制政策并,没有真正鼓励到小型创作者或优质内容生产。例如罗根拍摄日本自杀者的舆论导致的分润机制改变,很大一部分扼杀了小型创作者的发展。

怎幺说这两个政策并未使内容变得良好优质呢?的确,恶质有如男人帮这样故意操作仇女引起观众愤恨 ,增加点阅扩散率的频道受到这两个政策惩罚。但真正引起公众注意的案例如志棋七七、呱吉等等,被群众视为知识型、清流的 YouTuber 也不能倖免。呱吉或许还有些争议性,但志棋可说是客观中立到极致,蒐集大量资料,结论仅做资料分析处理,把定论留给观众自己定夺的这种方式也不致引发社群不快;然而这种内容也遭到了被称之为「黄标」的去收益化处理,就引起了 YouTube 社群的譁然和关注。

关于 YouTube 不说的那些

比起维护社群秩序,YouTube 这波大动作显然更是为了讨好广告商,就像呱吉说的「一些吃吃喝喝大家都喜欢看的影片」,与其说是这种不具争议性的内容得到广告商的青睐,不如说是这些被去收益化的影片容易引起广告商的疑虑。既然这些影片不容易使 YouTube 争取广告商的投资,YouTube 自然认为这种影片不具分润的资格,而执行了去收益化的动作。

许多创作者用各种方式提出抗议,后续 YouTube 也仅仅提供内部申诉管道。但即便是透过内部申诉管道也无从得知结果,例如 78 岁的 YouTuber David Hoffman 在得到这样的通知之后不断申诉,但 YouTube 直接表示无法告知为何该频道被停权的原因。除了 YouTube 当然不可能直说因为你的影片无法讨好广告商,第二若是影片真的具有争议性,直接向创作者说明还要负担举证、沟通、处理舆论等等成本。对 YouTube 来说,不解释当然是最好的做法。

YouTube 会因此变得无趣?只要还是影音龙头的一天,就不会

许多独立创作者选择束手就擒甚至回家拿钱,David Hoffman 则是另开通路,不把所有收益放在同一个平台来避免风险,毕竟虽然他们以创作者的身分跃于台前,但背后其实是一个工作室乃至一个公司的运作,每个月都要支付薪水和杂项支出,实在没有太多成本可以负担 YouTube 无法捉摸的审查机制。

在国内,相较其他也遭到黄标处理的 YouTuber,像呱吉和志棋这一类有良好群众基础的YouTuber,则能够向粉丝推广了会员订阅制度,维持他们的内容产出。而像 HowHow、黄大谦、理科太太、阿滴英文型态的创作者,他们的其他收入业配比例远远大于分润,黄标开铡不致于影响他们的创作内容,反而创作风格的更动才会影响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但 YouTube 提供他们声量累积、社群经营的通路和平台,他们的广告商也需要他们在 YouTube 做商品露出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弃之不顾。好比 David Hoffman 认为YouTube的做法让他感到十分沮丧而另开通路,他也仍旧在 YouTube 上发表作品。因此即便社群审查「动得很厉害」,YouTube 仍然能维持丰富多元的影片内容。

【YouTuber文化论】呱吉、志祺都中枪的黄标事件到底是啥
呱吉、志棋都推广了会员订阅制度,维持他们的内容产出。
每一次选择都是改变世界的机会

YouTube 几次对争议性创作者开铡,从来都不是基于社群规範惩处,而是因为广告商认为影响自身形象而撤资。也就是说「舆情」是观众影响 YouTube 决定的关键。但舆情不够大,影响也很难产生,反而会导致像男人帮这种频道利用负面操作窜起。

想要保障自己的视听权益,必须明白自己的每一次选择都在改变世界的样子,选择甚幺样的内容进入自己的眼帘,其实也在选择甚幺样的内容留在这个世界。

同时,YouTube 的审查机制或许让人感到霸道,但中国根本没有 YouTube 也没有 Google,岂不是更霸道?志棋等知识型 YouTube 都有提到,反送中的标题影片是 YouTube 大动作开铡的关键字,不管支持港人还是港警,难道我们没有理解、讨论跟创作这件事情的权力吗?中国对于创作审查的霸道,别说直接谈论了,连影射、比喻都不行,直接抵制创作者或是断绝金源补助,现在甚至还可能动用水军,用量去影响 YouTube 的审查机制,这才是真正的箝制创作自由,也剥夺群众知情的权利。看什幺影片是选择,投甚幺票也是选择,2020 之后,我们可能是抱怨 YouTube 上还是很多烂影片,抑或是没有 YouTube 可以看影片了。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