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家园 >【YouTuber文化论】长男次男事件启示:当粉当黑都不民主 >

【YouTuber文化论】长男次男事件启示:当粉当黑都不民主

2020-06-12 来源:生活家园   |   浏览(853)
【YouTuber文化论】长男次男事件启示:当粉当黑都不民主

 六月初韩国瑜前往台北造势的活动中,YouTuber 长男次男随机选了几位路人访谈,其中他把两位外型亮丽,互动有趣的女受访者其受访内容特别剪出来,做成另外一支影片。

这支影片引发大批反韩粉丝支持,另一边却也被韩粉大加挞伐。不只如此,后续还有韩粉提出整只影片是长男次男自导自演,并指证历历说明自己看到导戏过程,遭到长男次男的提告。

社群时代下的政治网红化

当然,事件真伪必须交由司法评断,但在影片里,长男次男问了她们对柯文哲的意见后,两位女受访者显然较为支持柯文哲,长男次男就说出了:「原来自己人。」

不料,影片中长男次男又表明自己是柯粉,正妹受访者很惊讶地说:「你柯粉怎幺会这样问我们?」

凭什幺柯粉就不能问影片中的问题?正妹惊讶的点,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网路文化最严重的问题:内部取暖、与外为敌。

特别在政治领域,政治人物网红化、政治娱乐化都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各式社群平台不但人们吸收资讯的来源,而且是以「人」做为社群平吸收资讯的通路。人们前往自己属意的候选人粉丝页按讚,前往不支持的阵营留下倡议或是冷嘲热讽的话。潜入敌对阵营随时可能会被踢出来,甚至在社团审核时,就必须要回答一些问题让管理员判断是不是真正的支持者。

这很符合政治人物的需求,因为他可以马上掌握自己到底有多少民气可以用,但看深一点,政治人物网红化也正就是形成网路同温层的重要因素。

为什幺?因为不管是人物还是议题,要拉抬流量,首先要打造类似新闻标题吸睛的语句。最好的例子就是黄捷谘询韩国瑜的:「打给分机不需要透过总机。」然后再在社群平台上扩散,并形成自己的品牌。例如黄捷的白眼女神封号,黄静滢的学姊等等。在媒体的部分更是互利共生,各自作为对方报导的材料及次要扩散的平台。

但这就会让各社群间的对立拉上檯面,并不断激活族群的对立与冲突。打脸式的酸言酸语是当代不同社群对话的方式,但这同时让人更难去理解会成为对立社群的形成脉络。社群网路发展至今虽然缩短人们之间的距离,但更矗立了社群之间的高墙,社会沟通不但没有因为网路便利而发展,反而让沟通更加困难。

社群行销与被吓大的一代

千禧世代已经是网路使用行为上较为精明的一群,但就连这个世代的人们仍难以看穿许多行销背后的计算。更何况是在往前几代的用户,成长过程根本是被政治氛围吓大的一代。

而且对网路生态极其陌生的他们,由于对社群缺乏理解,所以认为 LINE 和 FB、YouTube 都是值得信赖的平台,更何况这些讯息还会在电子媒体上放送,更强化他们的对这些讯息的坚信。

因此会在 LINE 群组转发及接收一些荒谬的假讯息,并在产生恐慌和愤怒之后,接收者就容易做出那些行销者所期待的决断。最近期的有力案例就是去年同婚专法的公投及这次专法通过的过程,他们会将那些「法律将禁止叫爸爸妈妈」的荒谬讯息迫使这些人们走向各处来主持正义。

每个人都认为,对立于自己的社群才是社会动乱的根源,但实际上是不管是哪个位子的人,时时刻刻都可以从各式社群软体上看到自己坚信的价值都在被挑战。此刻,不论进步价值还是保守态度的社群都陷入对未来的焦虑,这才是社群时代的现况与真相。

粉跟黑都不民主,做你自己吧!

但,民主时代并不是选出一个强人,然后把所有的责任放在他身上,而是每个人都必须具备公民责任。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,人们把上去粉丝团留留言骂一骂,叫嚣一下就当作参与公共事务,这根本本末导致。

要改善这件事情也没有什幺特效药,就是认清自己是个有判断力,能独立思考的个体。另一方面,选举是要选出一个优秀的政治工作者,而不是在票选偶像,不管当粉或当黑都是很不正确的心态,随时随地同时用公民权力去监督、推翻你所选出来的代议士,这才是真正该做的事,不管你挺蓝挺绿,放在哪个政治人物都一样。


相关文章